归蓝

——☆——☆
cp比较杂食会尽量不点推荐打扰到别人

这个号里あんスタ部分只会有↓
泉真/千奏千/スバ北
阿多薰/つむ夏/レオ司
文里可能会涉及到的是凛绪零晃涉英红敬

全职只有喻黄喻/叶蓝

先大概存一下 caknca
街头小混混碰上能力怪人
这个风格的奏汰🤔

[阿多薰]薰风

阿多尼斯生日快乐!!
题目用的是主线薰出场的章节名,和内容也有关。不过明明是生贺却跟生日没有什么关系……

阿多尼斯初见羽风薰时,对方穿着卡其色的西式外套,扎进裤腰的蓝色衬衫解开了最上面的三个扣子,留起来的头发随意扎成一个小辫,配着地下livehouse绚丽的灯光和台上的音乐,颇有一番贵公子的味道。

这样的羽风薰加入本就以自由为特点的UNDEAD后自然没少添麻烦,日常翘掉组合训练,只在演出时露脸、每天忙于沾花捻草……对于前者,羽风薰能在演出时与其他人完美配合,似乎这个毫无团队感的组合是有着多年的默契的朋友,而对于后者,他却能做到和每个女生都保持着恰当的距离,从不逾越——但被女孩子找上门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次次挡在羽风薰面前,救出弱小的制作人时,看到羽风薰在校门外和女生一起走掉时,阿多尼斯还在认为羽风薰人如其名,走到哪儿撩到哪儿,毫无正经之说,但在他路过校外的公交站见到羽风薰和一个女生争执的那天,这个名字的释义没有变化,却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组合活动和社团活动都排空的一天阿多尼斯出校门很早,早到喧哗声还聚集在教学楼内,校外的公交车站旁只有两个人站在那里。

或许是羽风薰的金发太过显眼,又或是儿时便锻炼出的那种敏锐的直觉,拐角的一瞬间阿多尼斯就发现了他。

羽风薰背对着他站在那里,阿多尼斯本来想上前打声招呼就离开,走近后却听见对面女生尖锐的一声:“羽风薰你个混蛋!”接着便挥起了右手。

在女生错愕的眼神中用手臂为羽风薰挡下一巴掌的阿多尼斯在心底暗暗庆幸着,还好每天的锻炼没有偷过懒,他的速度赶上了。

足以挡在这缕风前。

“阿多尼斯……”羽风薰在他身后叫道,声音带着惊讶。

“弱小的生物就由我来守护。”阿多尼斯低头看着对面的女生。

女生缓缓地收回了手,方才高涨的气焰在对上阿多尼斯时瞬间平复下去,变成了惊慌,后退了两步,但仍咬了牙没有跑走。

“不,阿多尼斯君,被男人挡在面前对女孩子说这种话,我会难为情的哦?”

“激怒对方的前辈还是先反省下比较好吧。”阿多尼斯侧头看了看羽风薰。

“咿,对不起!”

“比起这个……”阿多尼斯看着面前害怕的女生,尽力放轻了声音,“羽风前辈是偶像,脸很重要的,打上去也会很疼。虽然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矛盾,不过大概也是前辈这边的问题,很抱歉。……但要解决的话请用非暴力的方式吧。”

“……”女生想再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从校门出来的学生多了起来,女生只能跺了下脚,狠狠地瞪了阿多尼斯身后探出头的羽风薰一眼,在被围观前离开了。

“……反正你刚才有想说「这家伙只有脸是长处」的话吧,虽然很受伤,不过被濑名君以外的人这样说我是可以接受的哦♪”

阿多尼斯没有否认,但显然这里不是个聊天的地方,他正想说话,却被人拽住了袖子。

“多多尼斯君,你会打游戏吗?”

沉默了一阵,阿多尼斯说:“我会学的。”

“那一起去游戏厅吧。”

风带着他跳上了恰巧到站的公交。

阿多尼斯看了看身旁射击游戏玩得很起劲的薰,好像刚才发着牢骚的人不是他一般,整个人注意力十分集中,赢得游戏后发出庆祝的小声欢呼,向路过围观的女生摆了胜利的wink。

薰选的游戏厅人很少,所以即使一边教一边学,两人也很快把游戏厅转了一半。玩完射击游戏的薰心情明显好了起来,他扫到一旁的夹娃娃机,眼前一亮:“阿多尼斯君,给我硬币。”

两个大男人站在少女气息十足的夹娃娃机前的画面还是有些诡异的,不过没人在意那些。

“明明为了能夹到娃娃已经练了很久了,却要在这种情况下展示出来啊~”勾起了伤心事一样的,薰又提起了刚才的事,“那个女生好像是我的粉丝呢,一定是我之前的行动让她当真了吧,有了过多的期待,和偶像谈恋爱什么的。但是……啊歪了。”

语调随着心情的变化让他没控制好按下按钮的时间,夹子向目标左侧抓了个空。

“刚才的女孩子说我欺骗了她的感情,阿多尼斯你也听到了吧,对偶像抱有期待,但我只是喜欢那种被追捧的感觉啊……而且开始不知道她是我的粉丝呢。”

“羽风前辈这样发着牢骚是抓不到任何东西的吧,看,又没有抓起来。”

“?!真是狂妄的后辈啊,下一个就抓给你看。”薰捋起袖子,摆出一副认真的架势。

夹子在滑杆上移动着,被操纵杆指挥着左右晃动,当到达某处上方时按钮被按下,在两人的目光中成功地夹起一只玩具,送到了出口。

阿多尼斯几乎在薰脸上看到了大大的得意两字。

“给你。”薰将战利品交给阿多尼斯。

是一只深棕色的轻松熊,乖乖地躺在阿多尼斯手上。

“抱怨女孩子可不是绅士的行为。”薰笑道。

“羽风前辈,这是封口费吗?”

薰的表情一愣,接着笑了出声:“你是在哪儿学到这个词的啊?我们的组合虽然以过激背德为卖点也用不到这个词的啊~?

“咳,这是谢礼。你本来是要回家的吧,却被我拉到这里。”

“并没有关……”阿多尼斯想说并没有麻烦到自己,但看着薰的眼睛,话却憋了回去,换上了一句略带生硬的,“谢谢羽风前辈。”

“我才该道谢的♪不过我们是一个组合的嘛。”

组合……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阿多尼斯呢喃道。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阿多尼斯捏了捏轻松熊的手臂,再看向薰的笑脸,发现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那句中国的诗句真的是适合羽风前辈。

次日早晨,梦之咲的门口聚集了十分多的学生,几乎要把大门堵住,刚刚到校的学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部分人也围了过去。

“阿多尼斯殿下!”

“哦,神崎,是你啊。”阿多尼斯和好友打招呼,“那边发生了什么?”

“什么人被围在了中间,但我的身高不够,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长马尾的少年握紧了刀柄。

“我来试试。”阿多尼斯来到人群外围,踮起脚向里面看,“里面是……嗯?羽风前……”

“又是那个轻浮男吗!”神崎飒马瞬间拔出了刀,向内圈冲去。

“等等,神崎!”

看着人群发出惊呼,在一片“这个人怎么拿着刀”“不会是真刀吧”之中给飒马让出了一条路,阿多尼斯无奈地跟了上去。

而当飒马的视野开阔后,羽风薰收到的是低头道歉的女生和安慰对方的薰一起投来的吃惊的目光。

“……?”

阿多尼斯马上就明白了情况,拉着飒马说了声抱歉,临走时回头看,昨天的女生和薰已经和解了,女生擦着泪花笑了起来,薰也在笑,他却觉得那个人没有笑到心底。

那之后羽风薰还是羽风薰,但阿多尼斯再也没有看到他和那个女生一起走过。

阿多尼斯也还是阿多尼斯,小小的情愫出生后没有被主人加以任何掩饰,朔间零常常躺在棺材里感叹着年轻人散发的青春气息,然后朝大神晃牙丢去一个球。

阿多尼斯能感觉到薰在回避和自己的直接接触,虽然对方说话时仍是那么的灵活,笑容也一样灿烂。

直到一次专门为了锻炼二年级成员而策划的live上晃牙被车流堵在路上,台上只有阿多尼斯一人控场。成为偶像近一年的阿多尼斯已经有了作为偶像的素质,不会和开始一样不善言辞,但真正在台上独当一面却是另一回事,他还需要经验。

台下的欢呼,头顶的灯光,手中的话筒,额发的汗水,神经有些僵硬了,四个人的歌曲交由一个人演唱,这本就加上了难度。

「絶体絶命を派手に乗りこなせ…」

「向かい風に♪」

——风吹了过来。

欢呼声在瞬间达到了开场以来的最高,羽风薰从后台小跑入场,接下本属于他的歌词,经过阿多尼斯身旁时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走向舞台边缘,向粉丝们飞吻。

“大家好,我们是——”

“UNDEAD!”

气氛被重新带动了起来,阿多尼斯的脑袋感受到了清凉。零在后台的阴影处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人合唱完这首歌后晃牙也被零带着入场。原来的计划没人太去在意,UNDEAD一同演唱过主打歌后,阿多尼斯和薰退到了后台。

“辛苦了。”后台人员递来了毛巾和水。

“谢谢♪”

“请问,最近的休息室在哪里?”阿多尼斯说。

“啊抱歉,请去那边休息吧。”后台人员为自己的疏忽鞠躬道歉着,直起身却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阿多尼斯君,在舞台上那么长时间还这么有力气啊……”被握住手腕大步走向休息室的薰抱怨着,“明明是去休息,走这么快我会跟不上的,第一次见阿多尼斯君还是个子比我低的一年……呜咿?!”

阿多尼斯打开门将薰拽了进去,紧接着门被大力关上,吓得过道里的工作人员都朝这边看来,视线却什么都没抓到。

“阿多尼……”薰的后背撞到门上,使他发出吃痛的声音。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将头埋在了薰的肩窝,如愿感受到了对方的一颤。

“谢谢你。”

“嗯?说什么谢谢,我们是一个组合的嘛。”薰笑道,“是想要朔间那样的鼓励吗,乖,乖♪阿多尼斯君今天做的很棒哦。”薰伸手摸了摸阿多尼斯的头。

“羽风前辈都可以做到这份上了,是真的有什么吧。”

“我会有什么?”

“「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会帮助你们哦,就算会把live搞砸。」羽风前辈是这么说的。”

“阿多尼斯君真是会模仿啊,吓了我一跳。”

“但是羽风前辈上台了。”

“嗯?那只是……”

“是因为我吧。”黑暗里,阿多尼斯的眼睛对上了薰的。

“才……”

“是朔间前辈的话,羽风前辈会去吗?”

“朔间那家伙即便是自己也可以撑起舞台吧。”

“大神呢?”

“晃牙君和阿多尼斯君一样还不够自己来控场,不过看着小狗在台上还是很有意思的?”

“如果是和羽风前辈一个社团的神崎呢?”

“跑偏了,神崎不是我们队的,眼睛君他们会帮忙的吧。”

“那就是因为我了。”

“……阿多尼斯君,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叫强词夺理。”薰失笑。

“之前的校内访谈时我没有说,我前几次听到羽风前辈的名字,因为日语还没有熟悉,以为是叫叶风。”

“哦,发音是一样的呢。”薰不明白阿多尼斯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些,还是接了下去。

“后来到羽风前辈的班级找前辈训练时,才看到黑板上是写的羽风。”

“你看的该不会是值日表吧……”

“羽风的姓氏很适合前辈,我知道前辈和家里的关系比较……前辈站到我旁边时,我感到了一股风将香味吹了过来,觉得「羽风薰」就是这样的意思了。”

“……”薰侧过头,最终叹了口气,声音带着无奈的笑意,“真是败给你了。”

“我想知道更多关于前辈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亲吻了。

阿多尼斯捧起薰的脸,将嘴唇轻轻地贴了上去,动作毫无技术可言,却带着真情实意。渐渐地他加重了这个吻,薰的双臂环上了他的脖颈,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牙磕在一起后两人暂停了下来,都带着喘息,阿多尼斯抹掉薰嘴角晶莹的唾液:“羽风前辈明明每天都在和女生约会,却根本没有经……”

“这时候就给我闭嘴。”黑暗中看不到薰的表情,阿多尼斯被拽住领子俯下身去,继续着刚才的一切。

而这些全部隐藏在休息室的门后,外面对此一无所知。

————————————————
“喂,吸血鬼混蛋,不是说了是我和阿多尼斯的单独live吗,我也马上就到了,阿多尼斯可以撑住的吧,羽风……前辈怎么又上去了。”

“「在他能够真正独挡一面之前,还是想站在他身边啊」”
————————————————
END

想表现一下薰薰对于喜欢自己的人会隔开一段距离,而对自己也喜欢的人想表现得根本不在意因此十分别扭的样子x这种时候就只能靠多多直球了!
还是没有写出来这两个人的感觉……尤其是最后orz他们真的超级好!
最后再次祝多多尼斯生日快乐!!

[泉真]抽抽乐

摸鱼。
上一轮的人物是抓阄的,随手。

“好的,1B的「抽奖」到此结束!在裕太亲对千秋亲表白后又轮到谁了呢~”舞台上,仁兔成鸣手持话筒挡在了说着“哦哦,好孩子好孩子♪”就要给葵裕太一个熊抱的守泽千秋面前。

“千秋亲,不久就到3A了哦,要抱人的话那时再抱吧?也会起到不错的效果呢♪……呜喵?!请不要突然抱桑来?!”突然被千秋抱住的成鸣吓得咬了字,从千秋怀里挣脱出来,一副生气的兔子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活力啊。唔!不要推我啊仁兔,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千秋被成鸣推着回到了3A的位置。

“接下来是2A的「抽奖」关节,真亲已经回到了班级的位置,下面由忍亲来按下按钮!还是一样的规则,被抽到的人需要先向粉丝们表白,再亲手按下按钮对自己抽到的人表白——是不可以弃权的哦♪”成鸣侧过身,将主持人站的立台让出半边,仙石忍小跑了过来,接过成鸣递过来的话筒。

“在下是黄色流星——仙石忍☆要按下按钮了是也!”忍的语气里带着兴奋,“刚才在下都没有被抽到,不知道会抽到谁所以很期待是也♪”

随着按钮被忍小心地按下,成鸣带动整场观众开始了倒计时:“三、二、一,停!”

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小段影片,台下发出了尖叫声。

最后画面定格在了一张写真上,下面附有名字,是游木真。与此同时,灯光打到了游木真的头顶,他腼腆地向观众挥手笑着。

“哦哦,是游木大人!我们放送委员会真是有缘分是也~”忍右手握拳向真做出“加油”的动作。

真站到成鸣和忍的中间,手指尖挠了挠脸:“没想到这么快又回到台上了,这算是放送委员会的专场吗?”

“游木大人这样想的话也完全正确是也!舞台被称霸了是也☆”

“这些暂且不谈,再次回到舞台的真亲来向粉丝们表白吧,是她们的呼声把你拉回来了哦。”成鸣及时地拉回了话题,做出「请」的动作。

“好的。嗯……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照顾,我会和Trickstar的各位继续努力的!喜欢你们哦♡”

“真是狡猾呢,真亲。”成鸣在响彻整个场馆的打call声中笑道。

“不要吐槽我的风格啊~接下来就是我来抽咯?”真笑着问。

“是的,决定了两个人的命运的真亲现在要决定自己的命运了,真亲想抽到谁呢?……三年级那边在吵什么?呜喵……!就算泉亲你那样瞪着我也是不可能作弊的!”

真顺着成鸣的目光看过去,濑名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嘴里正说着什么,似乎还有往这边冲的架势,但被羽风薰和守泽千秋死死拖住了。

“绝对……不……游君……”真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如此的字眼。

“哈哈哈。”他只能冲台下干笑了几声,尽量去无视那边的混乱,“我要按啦。”

“请——不过这次绝对要认认真真地表白哦!”成鸣说。

“我一直很认真的啊。”真说道。

真呼了一口气,按下按钮。

各个组合的idol的写真在屏幕上疯狂滚动着,成鸣和忍再次开始倒计时。

真的心脏像在坐过山车时一样狂跳不止。

会是谁呢,会是谁呢——

“……停!”

新一位被抽到的idol的小片段,最后定格的写真。

30多位idol半数以上捂住了眼睛。

天祥院英智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濑名泉」

“游~~~~~君~~~~~!!!!!!”

真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的位置,过山车直冲云霄了,濑名泉的喊声也变得遥远。

成鸣不敢置信地看看屏幕又看看3A的位置,在看到某处后给真投去了“自求多福”的眼神。

忍小心地戳了下真的胳膊,抬头询问真的情况。

“咳……”真在一片吵闹中开了口,场馆内瞬间安静了下来,面对周围压抑着兴奋的沉寂,真反而更不知道怎么办了。

总之,要按、按流程走,只是表白一下而已,那个人不会做什么的。

“那么,请泉、泉前辈来到舞台中央吧。”真的声音越来越小。

可等了一会儿完全没有人像往常一样扑过来,甚至是站到他身边。真疑惑地转身。

“喂!!濑名!!!振作!!!”

“濑名君??!!”

听清楚了,刚才开始就又出现的喧闹声。那个人怎么还是那么夸张……不过这算逃过一劫了吧?

“那个,仁兔前辈和仙石君,拜托你们了。”

“我知道啦……”成鸣无奈地摇了摇头。

“唔,游木大人尽管放心!这里就交给我们了是也!”

“多谢~”真揉了揉忍的头,放下话筒向喧闹处走去。

“前辈们,添麻烦了。我来带泉前辈去保健室吧?”

我的心情,大概,只能用原地升天,或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表达了。
刚远足回来就看见……我……天堂……

[泉真]robot

mako生日快乐☆

游木真在他生日的这天收到了一个礼物,当然不止这一个,只是这个礼物太难以让人忽视掉它的存在。

“您的快递。”

真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意识极其模糊地打开了门,紧接着就被门口竖着的冰箱大小的箱子惊得清醒过来。

如果不是箱子上写着的大大的“生日快乐”,真都要误以为是家里新增了什么大型家具。

“请问……”他绕到箱子后面,却早没了快递员的身影。

箱子上的标签明确写着收件人是“游木真”。真只得把这个大家伙先搬进屋里打开,再根据里面的东西去发简讯询问朋友。

“好沉!”当真抱住箱子准备往屋里搬时,被箱子的重量吓了一跳,比一个人的体重还要重一些,里面是什么?

“……不会是笨蛋明星把自己装进去了吧?”真自言自语,没有任何回应。

真将箱子轻轻放倒,小心地抬过门槛,接着并没有费太大力气把箱子推进了自己的房间。

箱子本来就是在长的一面封的口,真找来小刀划开了胶带,箱子里无意外地放了泡沫板——这是避免碰撞造成损失的基础。

然后,真拿起了泡沫板。

“呜啊!”尽管已经做足了里面冒出来一个人吓他一跳的准备,真在看到下层的泡沫板上躺着的物体时还是吓得叫了出来——居然真的是人?!

这个「人」有着极精致的脸,如果是做封面模特一定会吸引大量客源。头发是银灰色的自然卷,被打理成了很好看的发型,配着那张脸自然是锦上添花。

真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吓一跳后脑子里想的是这些东西。

箱子里的「人」闭着眼睛,沉睡般没有任何声息。

不会是大型手办吧。真脑子里冒出来的东西被他迅速驱逐。

真跪坐到箱子旁,凑近了打量那张脸。

是真的非常好看,不知道眼睛是什么样子的。

兴许是心灵感应,好看的「人」睁开了眼睛,正对着真。

真无法形容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颜色是纯净的冰蓝色,却没有焦点,明明是正对着他的,却不知道在看哪里,只有一片空洞。

“你……好?”真试探地打招呼。

“生日快乐,游君。”好看的「人」开了口,确实这样一句没头没脑语气都不带起伏的祝福。

“诶?啊,谢、谢谢你!”真慌忙地回应,一阵沉默,“你叫我什么?”

“资料显示,叫游木真,所以叫「游君」。”

“哦哦,不过还是希望能好好叫我的名字啦……”是机器人啊,真想,但是是谁送过来的呢。

“你叫什么名字?”适应得很快的真抛出了问题。

“濑名泉。”

“濑名泉……你是从哪儿来的?会变身吗?”

“……”

似乎要从机器人的脸上看到“无语”,真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咳了两声,“我可以叫你泉桑吗?”

已经坐起来的濑名泉点了点头,将一个纸片递给真。

真接过来将纸上的印刷体的字读了出来:“神秘的生日礼物,超仿真机器人濑名泉。外观赏心悦目,家政全能,另有唱歌、芭蕾等休闲功能,满足您的一切需求!”

……为什么生日礼物带着满满的推销风?再读下去是不是就要汇款到某张卡上了?但是纸片上的字到这里就结束了。

“对不起,虽然是礼物,但是我觉得我并不需……”真的目光离开了纸片,口中的话也一起定在了捡起乱丢在地上的衣服的泉身上。

真咽了口口水:“我觉得……”

飞速整理完衣物的泉打开门走进了并不远的厨房,一阵乒乓后,卧室里传入了香甜的奶油味,又是一会儿,烤箱叮地一响,泉拖着造型美观的蛋糕走了进来,放上最后一颗草莓,放在真面前。

真又咽了口口水:“我……”

泉用叉子叉下一块蛋糕,吹了吹放到真口前。

真犹豫了下,张嘴咬下嵌着草莓的蛋糕,美味充满了口腔。

他咽下蛋糕,“泉桑,你需要吃东西吗?”

“不需要。”

“我很高兴收下这份礼物。”

真露出了天使般的笑颜。

真在大约一周之后才理解到纸片所写的“超仿真机器人”的真正含义——泉的性格在一点点人性化,不再像刚刚启动时那样机械式的冰冷,不如说,还有些过头了。

“游~君~,今天要吃点什么?”泉再一次地黏上真,这次是从背后抱住真蹭他的脸颊。

“泉桑,我说过不可以妨碍我工作的吧?而且我才刚吃过午饭。”真无奈地停下手中的工作,却没有同话中一样推开泉,机器人没有体温,泉这样贴着他在变热的天气里也带来了凉意。

“不要,游君不理哥哥,哥哥可是会寂寞的啊?”泉依旧保持着圈着真的姿势。

不知道是怎样的编程造成了这种糟糕的性格,真笑了出来:“泉桑明明是机器人,也会感到寂寞吗?寂寞是什么呢?”

泉的下巴搁在真的肩上,看起来像在思考,“寂寞是表示冷清孤单人的形容词。人是具有社会属性的生灵,人不可能一个人生活。当个人离开群体过久后……”

“你是在搬百科吗?”真笑得整个人都在抖,靠着他肩的泉跟着在抖。

“游君为什么会笑呢?”泉不能理解。

“寂寞啊,就是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着没有人陪吧?”真像是回想起了什么,挠了挠头,“泉桑读百科的语气很有趣。”

泉没有动。

“泉桑?”

环在胸前的手臂紧了紧,“我不会让游君寂寞的。

真没有在意地笑了笑:“谢谢泉桑。”

可是机器人能给他什么呢,再人性化也是机器啊。

真没有想到这个总是无理取闹机器人会占据自己的生活到这种程度。

“阿木!我们去唱歌吧去唱歌吧~♪”明星昴流勾住真的肩膀,精力十足地说。

“他已经吵了一下午了。”冰鹰北斗揉着太阳穴,有些无可奈何。

真正要答应,忽然想起今天出门前“游君要早点回来哦,不然我会寂寞的”的泉,嘴角带了笑意,“今天就不要了吧,还有点事。”

“今天有工作吗?”衣更真绪有些意外。

“嗯,要回……”真顿住了,是啊,他那么认真做什么,明明只是家政机器人无意的一句话?根本不理解寂寞的含义的机器人?

“真?”好友真绪察觉到了真的不对劲。

真不理解自己这份心情算什么,但他直觉地感受到了恐慌,“啊,我、我忘记了,家里的蛋糕昨天就吃掉了,不用担心坏掉~我们走吧?”

“阿木真是笨蛋啊☆”

“诶诶,怎么又说我是笨蛋,明星君才是啊?”

真提着一兜零食回到了家,门后的泉扑了上来:“游~君,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泉桑。”真接受着泉的拥抱,将手里的袋子丢到地上。

看,他没有履行约定尽早回家,泉还是同往常一样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

泉每周需要有一段时间「关机」来调节自己,防止过度运转发热坏掉。真真正意识到不妙也是在其中一次之后。

在泉「熟睡」的这段时间里,真开心地在厨房里忙活着,几乎做出了所有他拿手的菜品。

“游~君?在做什么?”刚醒来的机器人声音也带着人醒来时特有的迷茫。

“给泉桑做了我的拿手好菜哦!我对自己的厨艺其实还是相当满意的,泉桑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会啊?菜正好还热着,来♪”

真举起筷子向泉送过去,然后他看见了,机器人一动不动,没有他想象中感动地飞扑过来。

仿佛一盆凉水从天而降,浇醒了真,“……啊,我忘了,泉桑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呢。”

泉意识到了真的窘迫,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阐述事实般微笑着说:“对啊,游君忘记了。”

真把菜塞回自己嘴里,精心准备的温热的菜此时温度如同零下。

泉凑了过来,看见了埋着头的真眼里的泪水。

“游君……?怎么哭了?”

被点到名的人倏地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泉,但他眼前一片模糊,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我才、才没有哭的!没有哭……”

“游君?!”

“游君,游君……”

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泉带着焦急神色的面孔。泉以胳膊肘撑在床上,手里拿着湿透的纸巾。

“泉桑……?”

“是我,游君做噩梦了吗?”泉把湿透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又抽了一张给真擦眼泪。

“梦见了泉桑。”真老老实实地回答。

“……诶?”泉一怔,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梦见泉桑变成了机器人……”真钻进泉的怀里蹭了蹭,声音还带着点哭后的沙哑,把梦里的场景讲了一遍。

泉轻揉着真的头,说得义愤填膺:“太过分了,竟然让我的游君受委屈!哥哥要把那个机器人拆了看看里面的构造!”接着语调又轻了下来,“我在游君身边哦。”

真在泉怀里笑,闷闷地答了声,“嗯。”

泉把真从怀里扒了出来,对方还有点不好意思,他嘴角微扬,吻上了恋人的额头。

“游君早安,生日快乐。”

我永远喜欢我cp
真的好在意原来的奏汰啊。
琢磨琢磨看明天能不能把千奏的脑洞给填完,想了一个月了。

[司中心]朱樱司的入队测试

我们家的末子生日快乐♡

朱樱司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被一群和他穿着相同制服的人围着,在舞台上唱着,跳着,不厌其烦地挥洒着汗水。台下的他们在一起吵吵闹闹,却始终在某个人的带领下披荆斩棘,一往无前。他们是被赋予最强武器的——

「Knights」

朱樱司靠在床头揉了揉太阳穴,明明不是属于自己的记忆,却在临近开学的晚上在脑中反复播放,实在是marvelous。

朱樱司是朱樱家未来的继承人,但强调这点未免太早,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刚升上一年级进入梦之咲的学生罢了。

朱樱家的长辈把朱樱司入学梦之咲看做一种锻炼,并期许朱樱司进入梦之咲最强的组合,但朱樱司早就确定了目标并一直为了它努力着——梦之咲具有久远历史的他认为最棒的组合——「Knights」。

不是作为获得名气的助力,只是他认为是最棒的。

作为idol在梦之咲“存活”下去,加入组合是必要的,强大的组合更是强劲的推力,最强组合之一的Knights自然成了很多人的目标。所以即使朱樱司很快就打听到了Knights的专用教室,也无法逃避门外已排了很长队伍的现实。

在他之后来的也有不少,大多数都是一年级新生,还有部分是来凑热闹的,但出奇的是,无论是在紧张地认真备考的,还是来围观的群众,都没有在走廊里出声。

也许是审查太过于严格,那种气氛已经蔓延到了走廊。

队伍移动地很快,但绝不是因为前面的人优秀到说一句话就被定下名来,垂头丧气走出教室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二十分钟朱樱司就到了教室门口,他前面的男生刚刚进去,是个资质还不错的二年生,没有立刻被撵出来也证实了朱樱司的判断。

教室里传来了音乐声,但数十秒时又被一声拖了些长音却干脆利落的“stop”打断,那个二年生面带不甘推门而出。

“下一个。”声音从教室传出,还是那个带着不耐烦强调的声音。

朱樱司推开了没有被关上的门。

「Knights」的成员有队长月永レオ,队员濑名泉,朔间凛月,鸣上岚,其中只有鸣上岚是新升的二年生。而在教室里的只有濑名泉和鸣上岚两人。

鸣上岚和朱樱司的认识差别不大,只是那位一向以脸完美著称的前模特濑名泉,并不是舞台上无懈可击的优雅骑士,此时的濑名泉少见地在台下化了妆,却仍掩盖不住一脸倦色。

“人气unit果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吧。”朱樱司若有所思地小声说道。

“哈?”濑名泉抬眼直盯着朱樱司。

“失礼了。我是朱樱司,来参加Knights的入队审查。”说完鞠了一躬,礼节到位。

回答了一堆濑名泉抛来的问题后,朱樱司开始进行现场的表演,他的选曲是Knights在某次梦幻祭上夺冠的歌曲。

开始唱了,鸣上岚终于从化妆品堆里把头抬了起来,他没有看朱樱司,而是望向了濑名泉。

“狂妄的小鬼。”濑名泉嘴角带着笑意。

“人家去给小泉倒杯水~”鸣上岚起身走出了教室。Knights的新时代要来了吧。

朱樱司戴着耳麦,并不能注意到外面发出一瞬的轰动,还有十多人离开的脚步声,他专注于难度并不低的演唱和舞蹈中,不允许自己出错。

鸣上岚回来时曲子还没有结束,他一手托着托盘,一手将门轻轻关上。托盘上是三个瓷杯,还冒着些热气,粉色的是鸣上岚的,蓝色的是濑名泉的,另一个明显是刚刚拆出来的朱红色的。

鸣上岚回到位置上,把濑名泉的杯子递了过去,濑名泉看了他一眼,“自作主张。”

一曲终了。

“今年的男孩子资质很高呢,可以期待一下了~”鸣上岚拍手道。

“谢谢鸣上学长。”朱樱司说。

“不要高兴太早了,刚才的只是热身而已。你该不会已经累了吧?”

“不,随时接受测试。”

“很好,接下来几天里你的表现会决定你最终的去留。”濑名泉说,“……水要趁热喝。”

“小司司不要在意,小泉一直都这么别扭~”鸣上岚说,“欢迎加入「Knights」。”

朱樱司眼前一亮,礼节性的微笑就要绽开:“我……”

“作为「Knights」——”鸣上岚提高了音调,“你可知应做什么?”

“骑士为王而战。作为idol也要坚守骑士之风。”朱樱司答。

“你该了解清楚我们的现状。「王」把自己关在家里,睡间——就是朔间凛月,每天在花园露台睡大觉,还留了级,我们并不是无懈可击的。”濑名泉说,“我问你,失去了「王」的骑士应该做的是什么?”

“原来如此。”朱樱司的视线再次落回濑名泉带着倦色的脸上,“那么就在「王」归来之前守卫我们的领土,不允许他人踏足半步。”

“真是狂妄的小鬼啊,鸣君?”

“不可以不承认了呢,不过这样我们就是全新的「Knights」了哦?”

“反击给他们看吧,我们「Knights」远没有衰落啊♪”

[阿多薰]受欢迎的方法

努力学习的外国人多多尼斯和想受女孩子欢迎的薰尼。
恶搞向吧?

“多多尼斯君,在你的国家里什么样的男生受女孩子欢迎啊?”羽风薰单手撑着头,把盘子里的樱桃往嘴里扔着,口齿不清地问。

“我叫阿多尼斯,羽风前辈。”阿多尼斯不知道多少次纠正道,接着认真地开始思考丢过来的问题,“在我的国家,大概是强壮的男生会给女生很大的安全感吧。”

“肌肉吗……有一些是好事,但是太多了毫无美感,而且会硌到女孩子的吧?”羽风薰皱了皱眉毛,“还有呢,比较贴合实际的,比如做什么事会吸引女孩子的目光?”

“我的国家姑且就是如此,毕竟文化不同。如果说行为的话……上网应该会查到有用的东西吧。”阿多尼斯拿出手机,有些费劲地打起字来,“「什么样的男生受女生欢迎」吗?……欢迎…该怎么写?”

“还是我来吧,多多尼斯君。”羽风薰接过了阿多尼斯的手机,飞快地打出一行字,点击搜索。

“羽风前辈,自己没有查过吗?”

“我怎么会落魄到通过别人的意见来讨女孩子喜欢啊?”

那是谁开启的这个话题呢,羽风前辈?阿多尼斯十分不解。

“啊,有了。

“「在推特上发表自己的日常动态,让女生更加了解自己吧」,推特的话我已经有了,就是想问要发什么样的内容啊。”

“如果说推特的话,前几天我也试着注册了一个,但还没有掌握用法,电子产品真的很难。”阿多尼斯说,“「在推特发表自己的帅气的照片……」”

“「……可以刻意去拍自己比较得意的地方,比如手、锁骨」,啊,那个的话……”

“那个不可能的吧,会被告性/骚/扰的,羽风前辈。”阿多尼斯迅速打断道。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啦!”羽风薰说,“倒是多多尼斯你,对这种名词意外地熟悉啊。”

“我是和羽风前辈一个组合的。”

“你有时候真的很令人讨厌,别人有告诉过你吗?”

“「和朋友的互动会表现出你的性格,关系融洽也会让女生认为你很好相处」,的确,Trickstar的成员之间关系非常好,也很好相处。”

“就是它了!”羽风薰高兴道,他思考了一会儿,跑去点了冷饮和甜点端到桌上,“多多尼斯君,把蛋糕端起来。”

“谢谢,请问这是要做什么?”阿多尼斯乖乖地端起蛋糕,是品相很好的草莓慕斯。

“把这些连起来的话就是「和朋友合照并露出自己比较得意的地方发表在推特上后进行互动」了,虽然觉得和男人合照很恶心,不过想到能受女孩子欢迎就不算什么了~”羽风薰站到阿多尼斯身后说。

“前辈的概括很全面。如果能帮到前辈,我可以做。”

羽风薰将相机调为自拍模式,弯下腰让头和阿多尼斯的头在一条水平线上,顺着弯腰的姿势拉低了领口露出漂亮的锁骨,发尾卷在颈侧,伸出胳膊调整到适合的位置:“一,二,小蒲公英♪”

阿多尼斯忍着没问小蒲公英是什么。

“「和多多尼斯君在花园露台♪(图片)」……发送成功。多多尼斯君会转发吗?”

阿多尼斯点开了羽风薰刚刚发出提到他的照片,“我试一下。”

“「肉很好吃」……?我没有点肉啊多多尼斯君。”羽风薰看了看手机,“啊是点错字了?算了,这样也可以,表现出来要点了。明天会涨很多女粉丝的吧~推特真是个好东西呢。”

阿多尼斯虽然很不明白,还是点了点头。

“把蛋糕和冷饮解决掉就结束吧~”

“濑名学长,鸣上学长,UNDEAD的前辈们在做什么?”

“小孩子不要看。”

“这个蛋糕上的水果很新鲜,小司司要不要来尝一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