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予归蓝

「僕たちがHoly Knights♞」

cp可以不吃,他们的羁绊不可能断。

主推:泉/レオ/千秋/奏汰/薰/北斗
unit:Knights/Trickstar/流星队/五奇人
cp:泉真/レオ司/千奏/星北/阿多薰
是3A吹

泉真/纺夏only,其余偏杂食&可逆

喻·黄·王·叶·蓝

鹤一期♡

翠千糖出来了给自己断个后路(不存在的
一个更新不定时的3A三傻中心文,以薰&千&泉为主,日常向,cp是薰奏&翠千&泉真。
设定大半年前都有了文进度还是为零(。

薰:绯闻很多的当红演员

千秋:警察,经常把老人小孩小猫小狗往泉的诊所送

泉:自己开了家诊所的医生,“我这里可不是宠物医院啊”经常对千秋这么说

奏汰:歌手

翠:蔬菜店老板的儿子

真:游戏实况主播

一个随时可能会填又可能会坑的坑…

冷静,我要冷静。

今夜响起由「Knights」奏出的最美的乐章♪

如果是像海贼祭黑白一样双高星有栗子就好了,星曜剧情还可以磕一百遍!

奏汰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阿多薰]薰风

阿多尼斯生日快乐!!
再发不出来我……
题目用的是主线薰出场的章节名,和内容也有关。不过明明是生贺却跟生日没有什么关系呢……

阿多尼斯初见羽风薰时,对方穿着卡其色的西式外套,扎进裤腰的蓝色衬衫解开了最上面的三个扣子,留起来的头发随意扎成一个小辫,配着地下livehouse绚丽的灯光和台上的音乐,颇有一番贵公子的味道。

这样的羽风薰加入本就以自由为特点的UNDEAD后自然没少添麻烦,日常翘掉组合训练,只在演出时露脸、每天忙于沾花捻草……对于前者,羽风薰能在演出时与其他人完美配合,似乎这个毫无团队感的组合是有着多年的默契的朋友,而对于后者,他却能做到和每个女生都保持着恰当的距离,从不逾越——但被女孩子找上门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次次挡在羽风薰面前,救出弱小的制作人时,看到羽风薰在校门外和女生一起走掉时,阿多尼斯还在认为羽风薰人如其名,走到哪儿撩到哪儿,毫无正经之说,但在他路过校外的公交站见到羽风薰和一个女生争执的那天,这个名字的释义没有变化,却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组合活动和社团活动都排空的一天阿多尼斯出校门很早,早到喧哗声还聚集在教学楼内,校外的公交车站旁只有两个人站在那里。

或许是羽风薰的金发太过显眼,又或是儿时便锻炼出的那种敏锐的直觉,拐角的一瞬间阿多尼斯就发现了他。

羽风薰背对着他站在那里,阿多尼斯本来想上前打声招呼就离开,走近后却听见对面女生尖锐的一声:“羽风薰你个混蛋!”接着便挥起了右手。

在女生错愕的眼神中用手臂为羽风薰挡下一巴掌的阿多尼斯在心底暗暗庆幸着,还好每天的锻炼没有偷过懒,他的速度赶上了。

足以挡在这缕风前。

“阿多尼斯……”羽风薰在他身后叫道,声音带着惊讶。

“弱小的生物就由我来守护。”阿多尼斯低头看着对面的女生。

女生缓缓地收回了手,方才高涨的气焰在对上阿多尼斯时瞬间平复下去,变成了惊慌,后退了两步,但仍咬了牙没有跑走。

“不,阿多尼斯君,被男人挡在面前对女孩子说这种话,我会难为情的哦?”

“激怒对方的前辈还是先反省下比较好吧。”阿多尼斯侧头看了看羽风薰。

“咿,对不起!”

“比起这个……”阿多尼斯看着面前害怕的女生,尽力放轻了声音,“羽风前辈是偶像,脸很重要的,打上去也会很疼。虽然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矛盾,不过大概也是前辈这边的问题,很抱歉。……但要解决的话请用非暴力的方式吧。”

“……”女生想再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从校门出来的学生多了起来,女生只能跺了下脚,狠狠地瞪了阿多尼斯身后探出头的羽风薰一眼,在被围观前离开了。

“……反正你刚才有想说「这家伙只有脸是长处」的话吧,虽然很受伤,不过被濑名君以外的人这样说我是可以接受的哦♪”

阿多尼斯没有否认,但显然这里不是个聊天的地方,他正想说话,却被人拽住了袖子。

“多多尼斯君,你会打游戏吗?”

沉默了一阵,阿多尼斯说:“我会学的。”

“那一起去游戏厅吧。”

风带着他跳上了恰巧到站的公交。

阿多尼斯看了看身旁射击游戏玩得很起劲的薰,好像刚才发着牢骚的人不是他一般,整个人注意力十分集中,赢得游戏后发出庆祝的小声欢呼,向路过围观的女生摆了胜利的wink。

薰选的游戏厅人很少,所以即使一边教一边学,两人也很快把游戏厅转了一半。玩完射击游戏的薰心情明显好了起来,他扫到一旁的夹娃娃机,眼前一亮:“阿多尼斯君,给我硬币。”

两个大男人站在少女气息十足的夹娃娃机前的画面还是有些诡异的,不过没人在意那些。

“明明为了能夹到娃娃已经练了很久了,却要在这种情况下展示出来啊~”勾起了伤心事一样的,薰又提起了刚才的事,“那个女生好像是我的粉丝呢,一定是我之前的行动让她当真了吧,有了过多的期待,和偶像谈恋爱什么的。但是……啊歪了。”

语调随着心情的变化让他没控制好按下按钮的时间,夹子向目标左侧抓了个空。

“刚才的女孩子说我欺骗了她的感情,阿多尼斯你也听到了吧,对偶像抱有期待,但我只是喜欢那种被追捧的感觉啊……而且开始不知道她是我的粉丝呢。”

“羽风前辈这样发着牢骚是抓不到任何东西的吧,看,又没有抓起来。”

“?!真是狂妄的后辈啊,下一个就抓给你看。”薰捋起袖子,摆出一副认真的架势。

夹子在滑杆上移动着,被操纵杆指挥着左右晃动,当到达某处上方时按钮被按下,在两人的目光中成功地夹起一只玩具,送到了出口。

阿多尼斯几乎在薰脸上看到了大大的得意两字。

“给你。”薰将战利品交给阿多尼斯。

是一只深棕色的轻松熊,乖乖地躺在阿多尼斯手上。

“抱怨女孩子可不是绅士的行为。”薰笑道。

“羽风前辈,这是封口费吗?”

薰的表情一愣,接着笑了出声:“你是在哪儿学到这个词的啊?我们的组合虽然以过激背德为卖点也用不到这个词的啊~?

“咳,这是谢礼。你本来是要回家的吧,却被我拉到这里。”

“并没有关……”阿多尼斯想说并没有麻烦到自己,但看着薰的眼睛,话却憋了回去,换上了一句略带生硬的,“谢谢羽风前辈。”

“我才该道谢的♪不过我们是一个组合的嘛。”

组合……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阿多尼斯呢喃道。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阿多尼斯捏了捏轻松熊的手臂,再看向薰的笑脸,发现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那句中国的诗句真的是适合羽风前辈。

次日早晨,梦之咲的门口聚集了十分多的学生,几乎要把大门堵住,刚刚到校的学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部分人也围了过去。

“阿多尼斯殿下!”

“哦,神崎,是你啊。”阿多尼斯和好友打招呼,“那边发生了什么?”

“什么人被围在了中间,但我的身高不够,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长马尾的少年握紧了刀柄。

“我来试试。”阿多尼斯来到人群外围,踮起脚向里面看,“里面是……嗯?羽风前……”

“又是那个轻浮男吗!”神崎飒马瞬间拔出了刀,向内圈冲去。

“等等,神崎!”

看着人群发出惊呼,在一片“这个人怎么拿着刀”“不会是真刀吧”之中给飒马让出了一条路,阿多尼斯无奈地跟了上去。

而当飒马的视野开阔后,羽风薰收到的是低头道歉的女生和安慰对方的薰一起投来的吃惊的目光。

“……?”

阿多尼斯马上就明白了情况,拉着飒马说了声抱歉,临走时回头看,昨天的女生和薰已经和解了,女生擦着泪花笑了起来,薰也在笑,他却觉得那个人没有笑到心底。

那之后羽风薰还是羽风薰,但阿多尼斯再也没有看到他和那个女生一起走过。

阿多尼斯也还是阿多尼斯,小小的情愫出生后没有被主人加以任何掩饰,朔间零常常躺在棺材里感叹着年轻人散发的青春气息,然后朝大神晃牙丢去一个球。

阿多尼斯能感觉到薰在回避和自己的直接接触,虽然对方说话时仍是那么的灵活,笑容也一样灿烂。

直到一次专门为了锻炼二年级成员而策划的live上晃牙被车流堵在路上,台上只有阿多尼斯一人控场。成为偶像近一年的阿多尼斯已经有了作为偶像的素质,不会和开始一样不善言辞,但真正在台上独当一面却是另一回事,他还需要经验。

台下的欢呼,头顶的灯光,手中的话筒,额发的汗水,神经有些僵硬了,四个人的歌曲交由一个人演唱,这本就加上了难度。

「絶体絶命を派手に乗りこなせ…」

「向かい風に♪」

——风吹了过来。

欢呼声在瞬间达到了开场以来的最高,羽风薰从后台小跑入场,接下本属于他的歌词,经过阿多尼斯身旁时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走向舞台边缘,向粉丝们飞吻。

“大家好,我们是——”

“UNDEAD!”

气氛被重新带动了起来,阿多尼斯的脑袋感受到了清凉。零在后台的阴影处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人合唱完这首歌后晃牙也被零带着入场。原来的计划没人太去在意,UNDEAD一同演唱过主打歌后,阿多尼斯和薰退到了后台。

“辛苦了。”后台人员递来了毛巾和水。

“谢谢♪”

“请问,最近的休息室在哪里?”阿多尼斯说。

“啊抱歉,请去那边休息吧。”后台人员为自己的疏忽鞠躬道歉着,直起身却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阿多尼斯君,在舞台上那么长时间还这么有力气啊……”被握住手腕大步走向休息室的薰抱怨着,“明明是去休息,走这么快我会跟不上的,第一次见阿多尼斯君还是个子比我低的一年……呜咿?!”

阿多尼斯打开门将薰拽了进去,紧接着门被大力关上,吓得过道里的工作人员都朝这边看来,视线却什么都没抓到。

“阿多尼……”薰的后背撞到门上,使他发出吃痛的声音。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将头埋在了薰的肩窝,如愿感受到了对方的一颤。

“谢谢你。”

“嗯?说什么谢谢,我们是一个组合的嘛。”薰笑道,“是想要朔间那样的鼓励吗,乖,乖♪阿多尼斯君今天做的很棒哦。”薰伸手摸了摸阿多尼斯的头。

“羽风前辈都可以做到这份上了,是真的有什么吧。”

“我会有什么?”

“「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会帮助你们哦,就算会把live搞砸。」羽风前辈是这么说的。”

“阿多尼斯君真是会模仿啊,吓了我一跳。”

“但是羽风前辈上台了。”

“嗯?那只是……”

“是因为我吧。”黑暗里,阿多尼斯的眼睛对上了薰的。

“才……”

“是朔间前辈的话,羽风前辈会去吗?”

“朔间那家伙即便是自己也可以撑起舞台吧。”

“大神呢?”

“晃牙君和阿多尼斯君一样还不够自己来控场,不过看着小狗在台上还是很有意思的?”

“如果是和羽风前辈一个社团的神崎呢?”

“跑偏了,神崎不是我们队的,眼睛君他们会帮忙的吧。”

“那就是因为我了。”

“……阿多尼斯君,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叫强词夺理。”薰失笑。

“之前的校内访谈时我没有说,我前几次听到羽风前辈的名字,因为日语还没有熟悉,以为是叫叶风。”

“哦,发音是一样的呢。”薰不明白阿多尼斯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些,还是接了下去。

“后来到羽风前辈的班级找前辈训练时,才看到黑板上是写的羽风。”

“你看的该不会是值日表吧……”

“羽风的姓氏很适合前辈,我知道前辈和家里的关系比较……前辈站到我旁边时,我感到了一股风将香味吹了过来,觉得「羽风薰」就是这样的意思了。”

“……”薰侧过头,最终叹了口气,声音带着无奈的笑意,“真是败给你了。”

“我想知道更多关于前辈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亲吻了。

阿多尼斯捧起薰的脸,将嘴唇轻轻地贴了上去,动作毫无技术可言,却带着真情实意。渐渐地他加重了这个吻,薰的双臂环上了他的脖颈,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牙磕在一起后两人暂停了下来,都带着喘息,阿多尼斯抹掉薰嘴角晶莹的唾液:“羽风前辈明明每天都在和女生约会,却根本没有经……”

“这时候就给我闭嘴。”黑暗中看不到薰的表情,阿多尼斯被拽住领子俯下身去,继续着刚才的一切。

而这些全部隐藏在休息室的门后,外面对此一无所知。

————————————————
“喂,吸血鬼混蛋,不是说了是我和阿多尼斯的单独live吗,我也马上就到了,阿多尼斯可以撑住的吧,羽风……前辈怎么又上去了。”

“「在他能够真正独挡一面之前,还是想站在他身边啊」”
————————————————
END

想表现一下薰薰对于喜欢自己的人会隔开一段距离,而对自己也喜欢的人想表现得根本不在意因此十分别扭的样子x这种时候就只能靠多多直球了!
还是没有写出来这两个人的感觉……尤其是最后orz他们真的超级好!
最后再次祝多多尼斯生日快乐!!

阿多薰今天结婚了吗?
结婚了!!!!!!

レオ的小奶音太可爱了……怪盗曲里又特别撩……沦陷。

少天生日快乐,生贺手稿写完了字打不完,自暴自弃(。

羽风薰你果然早就弯了。

Knights流星双推的爆炸[do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