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泉真泉/千奏千/スバ北
阿多薰/つむ夏/ジュンひよ
可能会涉及到凛绪零晃涉英红敬

全职只有喻黄喻/叶蓝

[叶蓝]卧底

*一个从网游卧底到网吧的故事(不是
*小年快乐

事情发生在某个春节前,叶修依然留在网吧过年。这时正赶着小年,兴欣的几个人以及网吧的大部分常客都收拾收拾回了家,只剩下本地的一些人每天都来网吧泡上几个小时。

陈果这几天忙着装扮网吧,买了一兜东西指挥着叶修等人挂这儿挂那儿。

得知了叶修的真实身份她也没怎么客气,毕竟性格摆在那里让人实在客气不起来。

“那个旗往上点,对对对……哎,高了!”陈果在网吧里走来走去,点点这个歪了那个高了,然后站在楼梯上环视一圈,对在自己的指挥下变得有年味的网吧十分满意。

帮忙挂东西的有网吧的常客,还有一个新面孔,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年轻。陈果瞎转时就看见他帮这个帮那个忙的不得了,觉得应该是新来的,盯着看了会儿,准备上去打个招呼。

“刚来的啊?”她笑眯眯地在青年背后出声,意外地没有看到对方吓一跳的样子。

许博远早就注意到有人在盯着他瞅,就怕是叶修认出来自己,没敢回头心一直吊着,这会儿陈果来搭话反倒是松了口气,同时压了压自己莫名其妙的自信:见都没见过,叶修哪儿会那么容易认出来他啊。

“老板娘好。”他笑着回话,“来这边找朋友,等他的时候来这儿上个机。”编的一点不含糊。

“听你声音挺耳熟啊,玩荣耀不?”陈果摸摸下巴,“哪个区哪个公会的?”

“神之领域中草堂的。”他接着不含糊。

“中草堂……”陈果还真在那儿想中草堂里认识的人,接着就被门口人的一声吆喝叫了出去。

“老板娘!外卖!”

“哦哦!”陈果应着那边,跟许博远打了个招呼,“我叫了外卖一会儿继续说啊!”

许博远点了点头,看着陈果站在网吧门口签了单,回头喊了声叶修,叶修晃到门口,看到外卖那慢动作瞬间变成正常速度还快上那么点。

“老板娘,晚上吃外卖啊?点的哪家?”许博远隐隐听见叶修问,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外卖被搬上桌子,帮忙的人扔下手里的东西哗啦啦涌入洗手间,又齐刷刷站到桌边儿,还有几个凑热闹的。

陈果正忙着跟叶修一起拆包裹,抬眼一看这么多人吓了一跳:“你们干啥呢?”

一伙人指指外卖看看陈果。

“想吃啊?你,你,刚才偷懒别以为我没看见。那边三个,回去玩你们电脑。”陈果点出来几个人,招呼其他几个坐桌边吃饭。

“怎么了?”叶修问,陈果正站在桌边愣神。

陈果右手握拳往左手掌心一砸,“那边那个——呃,中草堂的!”

许博远闻言一愣,手里拿着个中国结回头看陈果,然后就瞅见周围人全在看他,有点尴尬,“老板娘什么事?”

“过来一块吃!”陈果招招手,引来一片哀嚎,“想吃去那边拿泡面啊。”

许博远走过去:“你们吃吧,我就在这儿……”

“中草堂的?”叶修上下打量打量他,“声音耳熟啊。”

“其实他就是叶秋!”陈果在许博远耳边悄悄说,顺手把他按到椅子上。

“谢谢老板娘,”但许博远真的懒得装震惊了,“其实我是黄少天。”

陈果怒:“他真的是叶秋!你看我们网吧的名字,还有他那张脸!”

许博远淡然端起汤:“我真的是黄sh……”

“蓝河啊?”叶修道。

许博远手中碗一抖,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颤音:“大神你……”

“其实我是黄少天。”叶修模仿着许博远的语气,一脸你傻啊。

许博远喝汤,一脸我真傻。

“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

“诶我去,高手啊。”

“什么什么,会长?你记不记得我我就那个……”

眨眼间许博远就被包围了,在视线被挡住前他朝叶修比了个大大的凸。

好不容易吃完饭,叶修摸了袋麻糖杆带着人出去溜圈。

“没在家待着,跑这儿来干啥?卧底还卧到网吧了?”叶修抖出一根烟问。

“谁稀罕卧你的底。跟我爸妈来这儿提前走个远方亲戚,在那边憋得慌。”许博远抽出来一根糖朝叶修举了举,叶修指着烟摇头。

“还非得给我介绍他家邻居的姑娘……叶修你家就在这儿?”许博远把袋子塞到外套口袋里,一手拿着糖一手在下面接着,糖嚼在嘴里嘎嘣嘎嘣响。

“不在,我留网吧加班。”

“……”许博远眉毛跳了跳,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看叶修不想继续便乖乖地换了话题。

俩人在街上溜了挺长时间,乐乐呵呵扯着儿扯那儿说了一大堆,许博远快把一袋麻糖杆给吃完了,中间干得受不了跟叶修一人买了杯饮料,就着继续吃。

往回走的路经过一条巷子,叶修叹了口气拉住许博远的胳膊让他停下,自己绕道人对面,背着光开口:“提问,许博远同学,小年的6个习俗是什么?”

许博远咽下去最后一口糖,仰着脖子想了会儿,“吃灶糖,祭灶,扫尘,剪窗花,沐浴和婚嫁。”

最后一个音落下,嘴唇猛地被人含住,舌头进来走了圈,许博远满脸通红地把人推开,饮料洒了一地。

但对面却没事人一样,“一股芝麻糖味儿。”地嘟囔。

“叶修!!”他喊得变了音。

“灶糖吃了一路了,扫尘和窗花也干了一下午了,祭灶嘛……就算祭过了吧。现在还剩下两样,中国人可是要传承传统文化啊。”叶修笑了起来。

“许博远,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许博远:“叶修,把饮料杯捡起来扔了。”
叶修:“为什么是我啊。”
许博远:“你自己造的孽。”

今天正好小年,太巧了磨叽了三天正好写完。所以为什么我又开了个坑。
好像写完跟卧底没什么关系(。)

评论
热度(62)
© 归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