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泉真泉/千奏千/スバ北
阿多薰/つむ夏/ジュンひよ
可能会涉及到凛绪零晃涉英红敬

全职只有喻黄喻/叶蓝

[喻黄]listen

文州生日快乐!!
再不写喻黄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可能有后续,不过我懒。

耳机里传来楚云秀的婉婉唱腔,黄少天和着歌轻轻晃着脑袋,有些跑调地小声哼哼。

一路问候着熟人回到了楼道,黄少天摘下耳机塞进兜里,往上上了几节楼梯没听见有人的动静,深吸了一口气就开始唱刚才听的歌。

黄少天家所在的楼有22层,他家就在顶楼,不过因为不急着回家而且楼道里隔音不错,黄少天准备一边爬楼梯,一边在楼道里练练嗓子。

喻文州在12层的楼梯口打电话,打着打着隐隐听见有人唱歌,而且不完全是因为唱歌的人在上楼,声音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不过重点是,从歌里可以听出来这人声音很好听,却完全不适合戏腔——歌唱得犹如鬼哭狼嚎。

喻文州快速讲完电话往上爬了两楼,他在等人,人随时都会来他也懒得回家里待着,那个唱歌的人应该不会住在高层,不然哪儿来的劲唱到顶。

但过了会儿声音就带着喘息到了13层,喻文州无奈,憋着笑打开14层楼梯的门进到电梯间躲着,心里盼着这位赶紧上去别碰着,太尴尬。

喻文州猜对了一半,黄少天住在高层,但确实没劲儿唱到家,歌在14层下一点停住,黄少天嗷嗷着累死我了累死我了推开了14层的门。

合上门往左一瞅,四目相对。

这就尴尬了。

喻文州本来就被黄少天的歌逗得笑得不行,这会儿绷着脸看黄少天一副傻了的样,起初是想笑一下打个招呼,结果一个没憋住笑出了声。

黄少天彻底傻了,正好喻文州按的电梯上来了,马上窜进电梯按了顶楼。

黄少天从未觉得电梯门合上的速度如此之慢,在电梯里他红着脸偷偷往外瞅,喻文州背对着电梯,笑得肩膀都在抖,还在努力把笑憋回去。

笑屁!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黄少天冲着门抬脚就是一下——停在半空,没敢踹上。

22层。喻文州看了看电梯停下的楼层数,默默记了下来,小伙子挺好玩的,住一栋楼以后迟早还会碰见。

电梯又在这层停下,喻文州站进去想了会儿,心情很好地按了1层。

站在楼道口等了会儿,叶修的车就开了过来,喻文州一瞅,开车的是苏沐橙。

“学长好!”苏沐橙笑嘻嘻地打招呼。

喻文州也问了声好,叶修从副驾驶下来,把文件交给喻文州。

“今天的课题研究先放着?”他看了看苏沐橙。

“嗯,带小姑娘出去溜一圈。”叶修答道。

“行,你们去玩吧,时间还很充足。带人出去玩还让人家开车?”喻文州笑道。

“她自己要开嘛。”叶修挠挠头,仔细看了眼喻文州,“心情不错啊?”

“嗯?”喻文州愣了下,想了想刚才唱歌的人,点点头承认了。

“那我们走了。”

“学长再见!”

“路上慢点。”喻文州转进楼道,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摸上自己嘴角的弧度,真有那么明显啊。

喻文州想着两人会再见,却没想到这么快。

第二天早,电梯停在12层,老爷爷老奶奶互相寒暄的声音和狗叫声传了出来,电梯里还有空位,但通常这种情况喻文州都会选择等下一次,不过……门开后两秒正对着门的青年立刻捂住脸的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

“早。”喻文州挤进电梯,笑着对黄少天说。

同龄人很容易熟起来,至少喻文州和黄少天是这样的。

当发现两个人走的是同一条路,进的是同一家早餐店后,喻文州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我叫喻文州,前几天刚搬过来,12层。R大建筑系的大二生,校友吗?”他戳了戳排在前面的黄少天说。

“诶是校友!我黄少天,也是大二,计算机系的!”说完想了想,不好意思地补充上,“住顶楼。”

看喻文州又有回忆昨天的事想笑的趋势,黄少天立刻岔开了话题。俩人买完早饭一边吃一边聊,出了店接着在路上聊。开始黄少天还有点腼腆,渐渐地话匣子就打开了balabala个没完。

黄少天身上那种阳光健气的感觉是挡不住的,这点喻文州初次见他就能感觉到,但他是没想过黄少天可以话痨到这种程度。

也许是两人性格合得来,互相起的话题都能接着说下去,又或者是黄少天最原本的话痨属性,后半截路基本都是黄少天在说,喻文州在听了。

不过喻文州并不讨厌这种话痨,他挺喜欢听黄少天讲话的,那种活力绝对不会被人讨厌。

到了该分开的时候黄少天说得还有点意犹未尽,拉着喻文州又说了两分钟才放人。

“和你说话很开心!以后还一起走吧?”黄少天挠了挠脸,犹豫地叫出对方的名字,“……文州。”

喻文州笑了起来。

“好啊。”

评论(2)
热度(12)
© 归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