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泉真泉/千奏千/スバ北
阿多薰/つむ夏/ジュンひよ
可能会涉及到凛绪零晃涉英红敬

全职只有喻黄喻/叶蓝

[泉真]robot

mako生日快乐☆

游木真在他生日的这天收到了一个礼物,当然不止这一个,只是这个礼物太难以让人忽视掉它的存在。

“您的快递。”

真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意识极其模糊地打开了门,紧接着就被门口竖着的冰箱大小的箱子惊得清醒过来。

如果不是箱子上写着的大大的“生日快乐”,真都要误以为是家里新增了什么大型家具。

“请问……”他绕到箱子后面,却早没了快递员的身影。

箱子上的标签明确写着收件人是“游木真”。真只得把这个大家伙先搬进屋里打开,再根据里面的东西去发简讯询问朋友。

“好沉!”当真抱住箱子准备往屋里搬时,被箱子的重量吓了一跳,比一个人的体重还要重一些,里面是什么?

“……不会是笨蛋明星把自己装进去了吧?”真自言自语,没有任何回应。

真将箱子轻轻放倒,小心地抬过门槛,接着并没有费太大力气把箱子推进了自己的房间。

箱子本来就是在长的一面封的口,真找来小刀划开了胶带,箱子里无意外地放了泡沫板——这是避免碰撞造成损失的基础。

然后,真拿起了泡沫板。

“呜啊!”尽管已经做足了里面冒出来一个人吓他一跳的准备,真在看到下层的泡沫板上躺着的物体时还是吓得叫了出来——居然真的是人?!

这个「人」有着极精致的脸,如果是做封面模特一定会吸引大量客源。头发是银灰色的自然卷,被打理成了很好看的发型,配着那张脸自然是锦上添花。

真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吓一跳后脑子里想的是这些东西。

箱子里的「人」闭着眼睛,沉睡般没有任何声息。

不会是大型手办吧。真脑子里冒出来的东西被他迅速驱逐。

真跪坐到箱子旁,凑近了打量那张脸。

是真的非常好看,不知道眼睛是什么样子的。

兴许是心灵感应,好看的「人」睁开了眼睛,正对着真。

真无法形容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颜色是纯净的冰蓝色,却没有焦点,明明是正对着他的,却不知道在看哪里,只有一片空洞。

“你……好?”真试探地打招呼。

“生日快乐,游君。”好看的「人」开了口,确实这样一句没头没脑语气都不带起伏的祝福。

“诶?啊,谢、谢谢你!”真慌忙地回应,一阵沉默,“你叫我什么?”

“资料显示,叫游木真,所以叫「游君」。”

“哦哦,不过还是希望能好好叫我的名字啦……”是机器人啊,真想,但是是谁送过来的呢。

“你叫什么名字?”适应得很快的真抛出了问题。

“濑名泉。”

“濑名泉……你是从哪儿来的?会变身吗?”

“……”

似乎要从机器人的脸上看到“无语”,真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咳了两声,“我可以叫你泉桑吗?”

已经坐起来的濑名泉点了点头,将一个纸片递给真。

真接过来将纸上的印刷体的字读了出来:“神秘的生日礼物,超仿真机器人濑名泉。外观赏心悦目,家政全能,另有唱歌、芭蕾等休闲功能,满足您的一切需求!”

……为什么生日礼物带着满满的推销风?再读下去是不是就要汇款到某张卡上了?但是纸片上的字到这里就结束了。

“对不起,虽然是礼物,但是我觉得我并不需……”真的目光离开了纸片,口中的话也一起定在了捡起乱丢在地上的衣服的泉身上。

真咽了口口水:“我觉得……”

飞速整理完衣物的泉打开门走进了并不远的厨房,一阵乒乓后,卧室里传入了香甜的奶油味,又是一会儿,烤箱叮地一响,泉拖着造型美观的蛋糕走了进来,放上最后一颗草莓,放在真面前。

真又咽了口口水:“我……”

泉用叉子叉下一块蛋糕,吹了吹放到真口前。

真犹豫了下,张嘴咬下嵌着草莓的蛋糕,美味充满了口腔。

他咽下蛋糕,“泉桑,你需要吃东西吗?”

“不需要。”

“我很高兴收下这份礼物。”

真露出了天使般的笑颜。

真在大约一周之后才理解到纸片所写的“超仿真机器人”的真正含义——泉的性格在一点点人性化,不再像刚刚启动时那样机械式的冰冷,不如说,还有些过头了。

“游~君~,今天要吃点什么?”泉再一次地黏上真,这次是从背后抱住真蹭他的脸颊。

“泉桑,我说过不可以妨碍我工作的吧?而且我才刚吃过午饭。”真无奈地停下手中的工作,却没有同话中一样推开泉,机器人没有体温,泉这样贴着他在变热的天气里也带来了凉意。

“不要,游君不理哥哥,哥哥可是会寂寞的啊?”泉依旧保持着圈着真的姿势。

不知道是怎样的编程造成了这种糟糕的性格,真笑了出来:“泉桑明明是机器人,也会感到寂寞吗?寂寞是什么呢?”

泉的下巴搁在真的肩上,看起来像在思考,“寂寞是表示冷清孤单人的形容词。人是具有社会属性的生灵,人不可能一个人生活。当个人离开群体过久后……”

“你是在搬百科吗?”真笑得整个人都在抖,靠着他肩的泉跟着在抖。

“游君为什么会笑呢?”泉不能理解。

“寂寞啊,就是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着没有人陪吧?”真像是回想起了什么,挠了挠头,“泉桑读百科的语气很有趣。”

泉没有动。

“泉桑?”

环在胸前的手臂紧了紧,“我不会让游君寂寞的。

真没有在意地笑了笑:“谢谢泉桑。”

可是机器人能给他什么呢,再人性化也是机器啊。

真没有想到这个总是无理取闹机器人会占据自己的生活到这种程度。

“阿木!我们去唱歌吧去唱歌吧~♪”明星昴流勾住真的肩膀,精力十足地说。

“他已经吵了一下午了。”冰鹰北斗揉着太阳穴,有些无可奈何。

真正要答应,忽然想起今天出门前“游君要早点回来哦,不然我会寂寞的”的泉,嘴角带了笑意,“今天就不要了吧,还有点事。”

“今天有工作吗?”衣更真绪有些意外。

“嗯,要回……”真顿住了,是啊,他那么认真做什么,明明只是家政机器人无意的一句话?根本不理解寂寞的含义的机器人?

“真?”好友真绪察觉到了真的不对劲。

真不理解自己这份心情算什么,但他直觉地感受到了恐慌,“啊,我、我忘记了,家里的蛋糕昨天就吃掉了,不用担心坏掉~我们走吧?”

“阿木真是笨蛋啊☆”

“诶诶,怎么又说我是笨蛋,明星君才是啊?”

真提着一兜零食回到了家,门后的泉扑了上来:“游~君,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泉桑。”真接受着泉的拥抱,将手里的袋子丢到地上。

看,他没有履行约定尽早回家,泉还是同往常一样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

泉每周需要有一段时间「关机」来调节自己,防止过度运转发热坏掉。真真正意识到不妙也是在其中一次之后。

在泉「熟睡」的这段时间里,真开心地在厨房里忙活着,几乎做出了所有他拿手的菜品。

“游~君?在做什么?”刚醒来的机器人声音也带着人醒来时特有的迷茫。

“给泉桑做了我的拿手好菜哦!我对自己的厨艺其实还是相当满意的,泉桑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会啊?菜正好还热着,来♪”

真举起筷子向泉送过去,然后他看见了,机器人一动不动,没有他想象中感动地飞扑过来。

仿佛一盆凉水从天而降,浇醒了真,“……啊,我忘了,泉桑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呢。”

泉意识到了真的窘迫,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阐述事实般微笑着说:“对啊,游君忘记了。”

真把菜塞回自己嘴里,精心准备的温热的菜此时温度如同零下。

泉凑了过来,看见了埋着头的真眼里的泪水。

“游君……?怎么哭了?”

被点到名的人倏地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泉,但他眼前一片模糊,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我才、才没有哭的!没有哭……”

“游君?!”

“游君,游君……”

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泉带着焦急神色的面孔。泉以胳膊肘撑在床上,手里拿着湿透的纸巾。

“泉桑……?”

“是我,游君做噩梦了吗?”泉把湿透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又抽了一张给真擦眼泪。

“梦见了泉桑。”真老老实实地回答。

“……诶?”泉一怔,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梦见泉桑变成了机器人……”真钻进泉的怀里蹭了蹭,声音还带着点哭后的沙哑,把梦里的场景讲了一遍。

泉轻揉着真的头,说得义愤填膺:“太过分了,竟然让我的游君受委屈!哥哥要把那个机器人拆了看看里面的构造!”接着语调又轻了下来,“我在游君身边哦。”

真在泉怀里笑,闷闷地答了声,“嗯。”

泉把真从怀里扒了出来,对方还有点不好意思,他嘴角微扬,吻上了恋人的额头。

“游君早安,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39)
© 归蓝 | Powered by LOFTER